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,2014年我國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這是我國自2011年以來連續第四年實施“一積極一穩健”的財政貨幣政策組合。
  當前為何要延續積極穩健的宏觀政策基調?不變的基調下明年調控政策傳遞出哪些新信號?記者就此採訪了多位專家。
  明年政策
  宏觀調控基調不變 重結構優化
  2011年起,我國告別“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”組合,轉而實施“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”。這一財政政策相對擴張、貨幣政策相對中性的政策組合拳一直延續至今。
  “財政貨幣政策基調之所以四年不變,與這幾年類似的經濟形勢有關。”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說,國際金融危機衝擊下,我國經濟發展下行壓力加大且面臨種種不確定性,實行一松一緊的調控政策,既有利於防範前幾年積累的流動性帶來的物價上漲壓力,也能更好突出結構導向,增加有效供給。
  “名稱的延續並不意味著政策是不變的。”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認為,隨著經濟形勢變化,宏觀調控思路也會有新變化。當前存在的通脹壓力和以地方債風險為代表的金融風險,會成為拖住貨幣政策手腳的兩大矛盾,要實現經濟穩中求進,還需借助積極的財政政策。
  “明年宏觀調控基調不變,整體看會更註重推進改革和結構優化。如果經濟受到較大外在衝擊,政策將不會不顧‘後遺症’來刺激短期需求。”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說。
  財政政策
  調整支出結構 應向減稅傾斜
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,明年積極的財政政策要進一步調整財政支出結構,厲行節約,提高資金使用效率,完善結構性減稅政策,擴大營改增試點行業。
  高培勇說,明年積極財政政策的變化,應關註三個因素,赤字規模、減稅和增支力度。“當前經濟體制改革重點是減少政府干預,讓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。而減少政府干預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大減稅規模,明年財政政策應向減稅傾斜,加快營改增改革進程。”
  “明年財政政策應註重短期和中長期結合,服務全面深化改革大局。從市場充分發揮作用角度考慮,財政政策要特別註意服務於轉變政府職能和減少行政審批。”賈康說,當經濟運行穩定在合理區間時,宏觀調控應強調穩字當頭、穩中有為,但如果出現滑出區間的可能性,就要啟動必要的政策預案。
  國家發展改革委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宋立認為,明年財政政策重心在優化支出結構。民生、結構調整和創新、基礎設施薄弱環節等領域都會成為調整完善支出結構的重點。同時,應加大結構性減稅力度,除了進一步擴大營改增試點,還應更多為中小企業減負。
  貨幣政策
  穩字當頭 註重風險防控
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,明年要保持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,改善和優化融資結構和信貸結構,提高直接融資比重,推進利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,增強金融運行效率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。
  專家指出,目前貨幣池子的水已經夠多了,再放鬆會加大通脹風險,但在經濟下行壓力仍存情況下也不能收緊,保持穩健將是明年貨幣政策最好的選擇。
  “經濟下行壓力下,保持貨幣信貸和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是有必要的,有利於促進經濟穩步回升。”宋立建議,明年應優化信貸結構,重點增加面向中小企業的信貸比例,改變中小企業獲得信貸很難的現狀。
  彭文生說,截至11月末,今年廣義貨幣供應量(M2)同比增14.2%,高於年初預定的13%增速目標,預計全年最終增速也將高於年初目標,這無疑增加央行控制流動性的壓力。近期市場利率上升表明央行貨幣政策已經在收緊。
  “由於影子銀行和地方政府債務規模持續擴大,防範金融風險壓力加大,明年宏觀經濟政策存在趨緊壓力。同時,潛在的通脹壓力也會限制貨幣政策放鬆的空間。”彭文生說。
  寓改革於調控
  短期調控與重大制度建設相結合
  在強調明年財政貨幣政策基調不變的同時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提出明年要用改革的精神、思路和辦法來改善宏觀調控,寓改革於調控之中。
  “這一富有新意的表述,表明未來短期宏觀調控將與重大制度建設相結合。”賈康說,宏觀調控涉及機制建設,需要改革配套。
  宋立指出,西方國家的宏觀調控重在總量調控,主要是解決周期波動問題,我國宏觀調控則與總量問題、結構問題和體制問題交織在一起,要實現調結構,沒有改革配套,宏觀調控很難取得預期效果。
  “要想有效發揮財政貨幣政策作用,需要財政金融體制改革的配套。一方面根據調控需要推動改革,另一方面通過改革為宏觀調控創造好的條件。”宋立說。  (原標題:擴大減稅力度延續鬆緊搭配)
創作者介紹

Lisbon Maru

wccllsx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