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暢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5日08版)
  CFP供圖
  還有10多天,2014年就將過去,新的一年即將來臨。辭舊迎新之時,媒體不停地對一年中的各種熱點事件追蹤報道,從沒有下文的安全事故問責,到環境污染事件的現狀回訪,就連一年多以前曝光的“北京最牛違建”也在尋訪之列。據《北京晨報》報道,採訪記者用望遠鏡查看這個高層樓頂的違章建築,發現“終於現出了原本的樣子”。對此,有居民反映“違建拆得好”、“我們很開心”。與此形成反差,違建房主的感受卻是“受不了刺激”、“一想到房子的事情就血壓高”。
  “最牛違建”是指在北京鬧市區的高層樓頂建別墅假山,被媒體曝光後,轟動一時,“最牛違建”的主人張必清也成了眾矢之的。在長達6年的違建施工中,儘管附近居民有投訴,但卻絲毫沒有影響建設的進度,假山、綠樹、亭台樓閣等設計藍圖一一實現,剩下的,就是主人宴請賓朋時的得意和享受表情了。然而,媒體記者找上門來,將此事報告給公眾,尤其是“樓頂建別墅、大樹假山俱全”的現場照片迅速引起了輿論反彈和社會共鳴。誰給了違建主人這樣的膽子,樓頂建別墅是否安全,還有多少違建躲藏在樓頂,一連串的問號,一系列的疑問,將一個過去很少被人關註的問題呈現在公眾面前。
  輿論嘩然,帶來的是執法部門的茫然。北京城管似乎比很多地方略顯“文明”,他們想到的,不是上門強拆,而是要求違建主人限期自行拆除,否則,進行強拆。可是,各地普遍存在的情況是,沒有地方政府出面,鮮有違建者自行拆除的案例。自行拆除,意味著違建主人將承擔巨額的拆除費用,而地方政府則省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幾乎沒有違建者去乾這些傷心的、讓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的事情。此時,媒體對違建別墅主人的“起底”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這個人平時是否守法、社會交往如何,隨著內幕的不斷揭露,違建主人坐不住了,忙不迭承諾“自行拆除”,據說,拆除費用需要300萬元。此後,儘管拆除過程極為緩慢,但媒體不依不饒,不時推出追蹤報道,使得輿論壓力始終存在,最終讓“最牛違建”消失在北京的風中。
  眼下,社會發展中出現了諸多現象,有人將其稱為“轉型亂象”,意思是說,對於涌現出的很多新事物、新情況,由於管理者意識沒有跟上,或者立法滯後,或者執法乏力,導致很多問題沒有得到及時解決。由此,顯示出不法者得意、老實人吃虧、正義和正氣缺失的奇怪現象。如何治理?離不開新聞媒體強有力的監督,將其暴露在陽光之下。此外,地方執法部門的積極作為,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。同時,還要廣泛建立普遍的社會認識,不管違法者怎樣態度囂張,終究只會得逞一時,一旦法治治理、輿論監督深入社會的每一個角落,就會讓所有“走捷徑”、“鑽空子”的人付出沉重代價。  (原標題:是誰刺激了“最牛違建”的主人)
創作者介紹

Lisbon Maru

wccllsx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